华山武圣 百五九章 成为谷主

小说:华山武圣 作者:北郭茶博士 更新时间:2019-06-13 06:26:45 源网站:棉花糖
  十天之后的绝情谷内张灯结彩,“喜”字贴的到处都是。

  数百年来一直绿色古式衣物的绝情谷弟子也都换上了外界最新样式的彩服,人人面带喜气,在绝情谷内打扫卫生、装饰打点。

  到了清晨时分,马光佐按照古礼就在绝情谷老人的带领下祭拜了公孙家族的列祖列宗,而后就是繁文缛节的进行仪式。

  一直到了黄昏时分才算礼成,而后马光佐抱着在自己怀中轻若无物,香气扑鼻的公孙绿萼就大步走进了洞房。

  坐在上首太师椅上的裘千尺一身喜气洋洋的华服,看了看都老老实实坐着吃着喜宴的谷中弟子和邻居,便皱眉道:“怎么?公孙止那小贼的大徒弟没来?”

  一边垂手伺候的中年男子上前一步,道:“老主母,樊一翁大哥他是十来年前您失踪后才进入了咱们绝情谷,他是带艺投师,自从樊大哥拜了老谷主为师,多年来一直忠心耿耿……

  现如今老谷主仙逝,他说身为大弟子当为老谷主守孝三年,所以他这戴孝之身如何来参加这喜事?”

  裘千尺冷哼道:“混账!公孙止不忠不孝,不仁不义,我已经在绝情谷历代家主中给他除名了,你们以后都不许再提他的名字!”

  “是!”

  过了好一会,裘千尺想起了几十年的经历,幽幽一叹,眼角落下泪来:“公孙止这狗贼倒是好运气能有个孝顺的弟子,等萼儿新婚之后老张你们去把樊一翁抓起来,先关一关。”

  老张咧了咧嘴还是没讲求情的话说出口,最后低声道:“老仆领命。”

  ……

  婚房之内,红烛摇曳,云帐晃动,一阵阵娇呼喘息时快时慢的在小小的石室内荡漾。

  过了一个多时辰,那个动听的女子娇柔之声已经只剩下呜咽低泣,又过了一刻钟才有一个男子浑厚低沉的闷哼和嘶吼声传来,伴随着床板吱呀声,“雷霆暴雨”终于消歇。

  伸手摸了摸公孙绿萼凌乱而柔顺的秀发,马光佐怜惜道:“萼儿,疼不疼?”

  公孙绿萼现在连魂也都飞走了,也听不清马光佐的话,只是哼哼两声。

  一番“大战”,她洁白丰硕的胴体上挂着一层细密晶莹的汗珠,雪白的肌肤都透出粉红的韵泽,看着美丽至极,摸了两把滑腻炽热的肌肤马光佐险些小腹又一热抬起身来。

  抱着公孙绿萼柔软的身体,马光佐心中热乎乎的想道:萼儿性情善良,又懂事听话,真是最适合做老婆的女子,但是一遇杨过误终身呐!若是按照正常剧情发展萼儿就会为了杨过而死在公孙止剑下,实在是个令人怜惜的好女子!

  我如今心性修为早已超越凡人,也早已不必顾及世间俗礼,但是仍想着还是要给萼儿一个完整的婚礼,哎,我虽不是滥情之人,但也确实对萼儿动了心,小龙女美则美矣,太空灵,做老婆不好,怎么比得上萼儿懂事听话,毫无原则的为了心爱之人的好?

  萼儿现在才十八岁,日后大好青春,我怎么忍心让她大半生苦守空闺?我需得好好教她武功,让她也能随我飞升了才是……

  想着想着马光佐就慢慢睡着了,而后已经几十年没有做梦的马光佐梦到了姚明珠、胡青羊和公孙绿萼三人和甘宝宝、秦红棉两人,她们全都变成了满头白发,牙齿掉光的老太婆,自己也成了一个老太公,五名女子相继离世,而自己最后活到一百多岁撒手人寰。

  第二天猛然惊醒的马光佐心头蒙上了一层阴影,他在倚天屠龙世界做华山掌门时就时常做梦,梦到的都是死在张无忌手下拿悲惨的样子,后来进入先天的大宗师境界后才不再做梦。

  没想到这一世竟然也开始做梦了,马光佐坐起身露出棱角分明,坚硬如铁的肌肉块陷入沉思。

  公孙绿萼昨晚被折腾的不轻,现在还没有醒过来。

  马光佐摸了摸公孙绿萼的秀发,长叹一声,心中想道:梦中的我会老死,什么意思?难不成意味着我意念飞升也增加不了多少寿命?要是如此我就要在谷内闭关修炼,争取早日破碎虚空飞升才是正道!

  突然想起自己的“摄魂迷神大法”竟然轻松就把裘千尺打动,愿意放弃执掌绝情谷,又想起前段时间在华山上洪七公无端对杨过的喜爱和欧阳锋的突然出现,以及周伯通莫名其妙的对杨过的帮助,马光佐心中一寒!

  那个神雕分明是有人给杨过准备的家伙,洪七公、欧阳锋、周伯通也都是杨过成长路上的“老爷爷”,我突如其来定然是打乱了设定这一切的黑手的计划,所以说我无端做梦,梦境还是影响我,想让我在谷内不出,闭关修炼追求超脱,那很可能是神雕背后的那个家伙的阴谋……

  只是他为的是什么?

  他和那在倚天屠龙世界时一直给我制造障碍的人是一个人吗?

  我上一世夺得“六脉神剑经”后又被一个突然出现的和尚袭击,是不是也是“他”在阻止我?

  ……

  想了许久,马光佐冷哼一声,暗暗想道:管他想做什么,我如今外门神功大成,正要再有七八年时光九阴九阳内功大成,而后阴阳相济,内外如一,便可踏足先天,接着就能以肉身修炼“金刚伏魔大神通”,再将“龙象般若功”再练到巅峰,就可看看能不能肉身成圣,破碎虚空。

  这个“他”不想让我出谷应该是怕我搅了杨过的好事,影响“他”的某些计划,我就偏要去搅和搅和,看看你到底还有什么手段?

  “相公你起来了?”

  公孙绿萼睁开纯洁灵动的大眼睛,眨了眨,一边穿着肚兜里衣,一边说道:“我来给你打水洗脸。”

  公孙绿萼从床上一下来便眉头一皱,倒吸一口凉气。

  马光佐知道是自己这副身体精血太旺,将公孙绿萼折腾的太厉害,急忙伸手拖住她,一股九阳真气渡过去,公孙绿萼只觉身体一暖,下体的疼痛便减轻许多。

  白了马光佐一眼,公孙绿萼低声道:“你以后要是天天这样,我可受不了。”

  马光佐看见佳人娇羞的样子心头一动,只觉自己也年轻了几岁,便调笑道:“那怎么办?给你找个姐妹来?”

  公孙绿萼眉头一皱,继而微笑道:“好啊!”

  马光佐嘿嘿笑道:“你不生气?”

  “为什么生气?”

  公孙绿萼问道:“要是我妈妈同意爹爹跟柔儿姑娘好,哪里还会有这些事情?好了,相公你好好歇着,我去给你打水。”

  说完话公孙绿萼就袅袅婷婷的走出去,片刻后端着一盆清水走进来,放下盆递给马光佐一个手巾,道:“请相公洗脸净手。”

  马光佐胡乱洗洗就在公孙绿萼的伺候下穿上衣服,然后两人携手走出去。

  两人先去拜见裘千尺,而后裘千尺看着眼前甜蜜的小两口心中悲苦和高兴同时涌上心头,冷哼道:“既然你们已经成婚了,绝情谷我就交给你们夫妻管理,我已经派老张在幽谷深处为我建了一处房子,以后妈妈就要去那里隐居了。”

  公孙绿萼闻言大惊,她父亲已经死了,十多年没有见过的母亲却要离开自己,顿时跪到裘千尺膝下,哀求道:“妈妈,您不要离开我……”

  马光佐则静静地站着,看着,只见裘千尺的表情慢慢松动,似乎想要答应女儿的请求,继续和她一起生活,但是突然想起了自己悲惨的经历,就长叹一声,道:“我意已绝,不必再劝。你们没什么事也不要来看我了。”

  “老张!”裘千尺说完就硬起心肠高声喊来老仆,而后吩咐道,“推我过去吧。”

  老张朝着马光佐和公孙绿萼躬身施礼就推着裘千尺的木质轮椅走了出去。

  看着母亲瘦削的背影渐渐消失,公孙绿萼忍不住落下泪水,马光佐伸出大手将她揽入自己的怀中,而后说道:“你妈妈好不容易重见天日,就让她想做什么做什么吧。”

  第五天早上,经过几日的熟悉和公孙绿萼的鼎力支持,马光佐已经完全掌控的绝情谷,这天早晨是他下令绝情谷所有弟子前来拜见自己的日子。

  穿着一身黄色长衫的马光佐牵着公孙绿萼的小手走进大厅就见到近百名男女身穿绿色长衫安安静静的站立等候。

  众人见到身材高大的新谷主和主母进来纷纷躬身施礼。

  马光佐笑道:“大家免礼。”

  公孙绿萼则笑道:“诸位都是我的兄弟姐妹,以后我们夫妇还要请诸位多多支持,都请入座吧。”

  待众人都坐好了,公孙绿萼美目顾盼,继而微微皱眉,问道:“大师兄,我怎么没看见大师哥?”

  一个四十余岁的中年清瘦男子上前一步,躬身道:“启禀主母,大师哥他原本在给老谷主守灵,前些天被老主母给关进了地牢,自然来不得。”

  “哦。苦了大师哥。”

  公孙绿萼闻言神情一暗,喃喃道:“本该是我给爹爹守灵,却……”

  马光佐捏了捏她的小手道:“当时你妈妈非不让你去,为之奈何?不必多想。”

  安慰了妻子两句,马光佐笑道:“老聂,听你意思也在给老樊叫屈?”

  姓聂的大师兄躬身道:“不敢。”

  马光佐哈哈大笑道:“老樊忠心耿耿,洒家也十分喜欢,去把他放出来,领来跟我见见。”

  聂大师兄面色微微一松,躬身道:“遵命。”

  说完就转身走了出去,其他绝情谷弟子也都颇为高兴,因为樊一翁虽然到谷内只有十来年,但是他为人忠厚又武功高强,众弟子也都服他,所以虽然不敢说话但是心中都为他叫屈,现在见新谷主仁慈更是信服三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书海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华山武圣,华山武圣最新章节,华山武圣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