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山武圣 百五零章 北丐

小说:华山武圣 作者:北郭茶博士 更新时间:2019-06-13 06:26:45 源网站:棉花糖
  鲜于通和赵志敬、甄志丙三人在小小的饭铺子里一动手,正在吃饭的三两个人和店家都吓的躲了出去。

  此时狭窄的小店里只有依旧端坐单手吃肉喝酒的鲜于通和地上眼冒金星的甄志丙及被按在肮脏油腻的桌面上狼狈不堪的赵志敬。

  片刻后鲜于通将最后一口羊排连骨头一起嚼吃了,才打了个饱嗝,想道:这个身体还真是能吃,不过这般大口吃肉,大碗喝酒还真是爽快啊!

  喝了最后一口酒,鲜于通伸出油腻的大手在赵志敬身上抹了一把,兴许是力道有些大,赵志敬竟然疼的哼哼了一声。

  “现在就是重头戏了!”

  鲜于通嘿嘿一笑,抓起甄志丙的长剑在赵志敬身上比划了一下,道:“赵志敬!你刚才说要砍了爷爷的胳膊?”

  赵志敬心中惊恐不已,急忙连声求饶,鲜于通不为所动,剑光一闪就砍下了赵志敬的右臂,而后他顿时大叫一声,拼命挣扎。

  鲜于通大手又加了一分力就将他牢牢按在桌面上,任由腥臭的鲜血喷洒的到处都是。

  这时候甄志丙刚刚苏醒,先是将满口的牙齿吐出来,而后只觉头脑昏沉,天旋地转,心中恶心欲吐,睁开眼睛见到满地的血红和听到了赵志敬凄惨的叫声猛然惊醒,正要起身逃走,一个簸箕大手突然将他抓起来。

  赵志敬失去了控制就一下滑落地上,面目苍白的呻吟颤抖,鲜于通看着手中瘦瘦小小的甄志丙又啐了一口,骂道:“你这狗东西!几辈子修来的福分?去睡了人家仙女一般的娘们?”

  说着话鲜于通似乎也被马光佐简单的性格所影响,越发来气,竟然手中长剑往甄志丙胯下一甩。

  “刺啦!”

  一阵锦布撕裂等到声音轻轻响起,而后就看到从甄志丙胯下掉下来一团灰不出溜的东西还带着黑毛。

  甄志丙则大吼一声,身体瞬间崩成直线,而后两眼翻白昏死过去,只剩下两腿之间空空荡荡的流着鲜血。

  丢下甄志丙和长剑,鲜于通畅快一笑,起身就要离开,突然转念一想,不妨做个试验,便笑道:“你们两个残疾的有意思,日后爷爷正好也没有敌手,不如就给你们个机缘吧。”

  说着换鲜于通就站到赵志敬和甄志丙两人面前,大喝一声将两人震醒,而后施展三世修炼的最得意神功,自创的摄魂迷神大法,笑道:“你们要是侥幸不死,少胳膊的去襄阳附近找找,那里有着独臂大侠的专属神功,少了第三条腿去开封皇宫或临安皇宫找找,那里有着阴阳人的专属神功,你们要是有福气,几十年后兴许能接本座两掌!”

  说完话鲜于通就拿起熟铜棍拽开大步从狭小铺子里走出来,街面上哪里还有一个人影?显然是见鲜于通下手狠辣是个亡命之徒都给吓跑了。

  “嘿!”鲜于通随手以“少林九天九地方便铲法”的一击打在空出却正好将飞来的一个带着凌厉劲道的石块打得粉碎。

  转身看去却见到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叫花子在远处吃着鸡腿,便咧嘴笑道:“北丐洪七?嘿嘿,你这么多的名声威望怎么还偷袭我?”

  那叫花子果真是北丐洪七公,他原本在广东品尝美食,结果发现藏边五丑中的第二丑在广东残杀无辜,他就想一举将五丑全部除掉,于是一路跟踪到了风陵渡附近。

  正好发现鲜于通将赵志敬和甄志丙致残,再看这个大汉走的是外门神功的路子,似乎和藏边五丑也有些渊源就以为是他们武功最高的大丑或者其他帮手,于是就掷出一块飞石想将他打倒,没成想这个巨汉一出手竟然还是少林武功,这就让洪七公心头起疑。

  一口将鸡腿吃完又吸了吸骨髓,洪七公问道:“你这个大汉还真有些门道!武功不错,你是藏边五丑还是少林弟子?怎么出手这么狠辣?”

  鲜于通笑道:“洒家是华山掌门马光佐,跟少林寺可没什么关系,更不认识藏边五丑。”

  洪七公闻言惊异道:“怎么华山什么时候有了门派?老叫花怎么不知道?”

  鲜于通道:“洒家就是华山派创派祖师,老洪你不知道也正常。”

  洪七公闻言一怔,而后大笑道:“马光佐,你可真是个妙人!”

  洪七公见马光佐说话颠三倒四,又面带傻笑还以为他心思简单至极,因此也知道他不是藏边五丑。

  但是以前从来没有出来过这么一位外功高手,洪七公也想摸摸他的底细,就问道:“老叫花要去华山逛逛,不知马掌门可愿尽一尽地主之谊?”

  鲜于通知道现在大胜关的英雄大会还没有召开,那洪七公这次上华山就会和老毒物欧阳锋打斗十多日而油尽灯枯,同时死去。

  有心见识见识当世五绝的实力,鲜于通就笑道:“好说!好说!”

  ……

  华山的险境路上洪七公和马光佐一前一后的在险绝无比的山路上急速盘桓上行。

  洪七公武功已是绝世高手,身法轻功也都高绝,可是他用出四成功力却甩不下只是大步走路的马光佐。

  洪七公看了片刻就心头恍然,暗道:这个汉子身怀极上乘的外门神功,又似乎有着正宗高深的内力,没想到就连轻功也是“缩地成寸”的绝妙之法,他到底什么来历?他要在华山建门派是胡说还是当真?这又是有何深意?

  两人走到半山腰时就见天色渐渐暗沉,寒风阵阵吹拂,似乎瞬间就化作了寒冬腊月。

  洪七公内功外功都臻至最上乘的境界,年纪虽大却寒暑不侵。

  马光佐身体气血之旺盛冠绝一个时代,便是光着身子也是不觉寒冷。

  最近又以九阴九阳神功和无上瑜伽密乘及少林外门武功内外双修,早已将旺盛血气收拢内敛,外功实力与时俱进,一日千里,寒风临身只觉是微风拂面,十分舒服。

  马光佐和洪七公从风陵渡走了一天一夜终于到了这华山。

  在半山腰的一处平地坐下歇息,洪七公从背后包袱里取出一个红冠子大公鸡,道:“老马,你想吃华山上绝妙的美食吗?”

  马光佐原本对吃喝不感兴趣,可是现如今这副身躯却是好吃好喝的大汉,听到美食口中生津,自然而然的生理反应令他无奈的嘿一声,道:“老洪你有什么好吃的?做出来让我尝尝!”

  一生中最好美食的洪七公见马光佐一脸傻相,但是却真心想吃的样子便喜不自胜,好似多年的老鸨子遇见了好嫖客,正被马光佐挠到了痒处。

  老叫花哈哈一笑,卖弄道:“老马你不知道华山之阴,是天下极阴寒之处,所产蜈蚣最为肥嫩,老叫花今日请你吃蜈蚣!”

  马光佐哈哈一笑,道:“只要无毒,倒也吃得。”

  只见洪七公拿着公鸡就跃上了悬崖,过了片刻才回来,道:“等两个时辰就差不多了。”

  马光佐也不理他,只是自顾修炼大力金刚指、掌、拳和金钟罩等外功心法。

  洪七公见他运功时竟然设防,显然是心胸坦荡之人,虽然仍在提防,但也放心了六七成。

  此时已经进入深夜,天上渐渐落下雪花,将华山上蒙上了一层银装素裹。

  过了片刻马光佐和洪七公就听到一阵轻盈的脚步声迅速上来,显然来人轻功不错。

  定睛去看却见一个破衣烂衫的少年从险峻的山路上走上了,此时夜色虽然阴沉,可是借着雪地反光却也能清楚看见这个少年两眼亮晶晶,似乎长相也十分俊秀。

  洪七公喝问道:“大风大雪,半夜三更,鬼鬼祟祟在这里干甚么?你是藏边五丑的同党吗?”

  却见这个少年闻言突然大哭起来,这一下子不光洪七公愣了,就连马光佐也惊呆了。

  过了片刻洪七公见这少年哭起来没头就大喝一声,问道:“你哭什么!”

  这一句话便压住了天地的风嚎也压住了杨过的哭声,让他心中畏惧,知道遇见了绝世高手。

  定睛去看见老人对面还有个如熊一样的巨汉坐着,这少年愣了一下,而后拜下道:“晚辈杨过,拜见两位前辈。”

  “你果然是杨过!”

  马光佐哈哈一笑,道:“过来,让本座看看。”

  杨过小心翼翼走到两人面前,就见这个满脸木讷的大汉笑道:“你是古墓派林朝英的徒子徒孙,你师父是三代掌门小龙女,但是你们师徒又想要做夫妻,所以说你现在没有师父了,是也不是?”

  杨过瞠目结舌的说不出话来,他虽然自幼就机灵,但是眼前的大汉说的全是无人知道的事情,令他心生恐惧,以为是鬼神,不知如何是好。

  洪七公大为惊奇,道:“古墓派,这个名字还真奇怪,老叫花竟然也不知道。不过小朋友你要讨自己师父做老婆,乖乖,还真是有种啊!”

  杨过这才回过神来,低声道:“前辈说的是一点不错,不知您是从哪得知?”

  “哼,本座练成了他心通,自然什么都知道。”

  马光佐信口胡说,而后问道:“你没了师父,小龙女又失踪了,不如拜在我华山派门下做个开山大弟子,本座传授你绝世武功,让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如何?”

  杨过闻言十分心动,但转念又暗暗想道:我与这人素不相识,他知道了我如此多的秘密,收我为徒是有什么阴谋所图吗?

  “我也是想起了故人才起了念头,你不愿意那就算了。”马光佐淡淡说道。

  洪七公突然说道:“那美食好了,小子你随我去拿。”

  说完话洪七公就带着杨过飞跃悬崖取回了被死公鸡引诱的一大堆蜈蚣。

  而后洪七公亲手操持做了一大盘蜈蚣肉,马光佐也不客气,拿起就吃,后来杨过被洪七公激了两句也吃了两口。

  吃过蜈蚣已是后半夜了,洪七公侧身就睡,马光佐依旧闭目修炼神功。

  一转眼就是第二天早晨,就听到五个脚步声深浅不一的接近,走得近了却看到是五个大汉,他们见到杨过就问道:“小子!你见到一个老叫花子吗?”

  杨过眼珠一扫却见洪七公和马光佐都化成了雪人,知道这五人定然是老乞丐的仇家,就说道:“没看见,我无家可归在这里又冻又饿,哪里看得见有没有旁人。”

  藏边五丑闻言颇为高兴,正要转身离去却有一人说道:“不行,咱们走了,老叫花要是见到这个小叫花,必然泄露咱们行踪!不如将他杀了省事。”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书海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华山武圣,华山武圣最新章节,华山武圣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