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大派大战之后就在这处沙洲休息,准备等到第二天再一起出发进攻光明顶。

  鲜于通和四大派众人商谈好了第二日的分攻路线,便都回去歇息,结果到了夜里峨嵋派却被青翼蝠王偷袭掳走了一名女弟子方梦清。

  然后五大派掌门高人都不再休息,亲自护卫众弟子,唯恐青翼蝠王再次过来。

  关于剿魔大战,其实鲜于通及六大派元首也都调查过,现在天南地北的反元义军中一多半都是明教麾下弟子在背后支持,但是此时反元大势一成,真正毁灭元庭的反倒是满天下的穷苦百姓,没了他明教,各方势力也能将元蒙推翻。

  况且六大派此行只为剿灭明教高层,也不算影响抗元大业,要是没了明教这个大敌,六大派也会有更多精力保境安民,为灭元大事业近一分绵薄之力,所以在六大派的角度来看,明教是非灭不可了。

  ……

  到了第二日早上寅时四刻(6点),这西北的天色尚且昏沉乌黑,五派弟子就尽皆起身,而后打火做饭,不一会就见少林寺一百多人的队伍浩浩荡荡的过来。

  六大派元首会面谈了片刻,又在一起吃了早饭,就由少林空闻方丈发号施令道:“今日咱们攻山,中午时分便要攻上光明顶!出发!”

  光明顶拥有七巅十三崖的天险,杨逍部下的天地风雷四门及五行旗残部就守候在这些天险的重重关卡中,天鹰教本来也来护教,却因当年争夺教主之位和五行旗关系最差,见他们被六大派打的几乎零散,锐金旗更是灭绝,都幸灾乐祸,险些又出争端,最后殷天正提前赶到,他素来识大体,就安排殷野王带着天鹰教部众退守东北的摩天崖,与五行旗及四门相距甚远才算免除了争端。

  而六大门派分头攻山的惨烈大战暂且不提,只说在西昆仑山坳内居住的张无忌和殷离情侣二人在殷离伤好后就是大雪封山的时候,等到第二年开春就准备回归中原,而殷离经过张无忌的治疗,“千蛛万毒手”毒素堆积在脸上的浮肿已经消去,武功虽然稍稍下降,但是绝美面容又重新得以见天。

  张无忌想起小昭的恩德和两人情感,就准备去光明顶和她告别再走,而殷离也想起金花婆婆交给自己的任务,随时接应小昭盗取出“乾坤大挪移”后撤离走,于是两人就准备偷偷从密道潜入光明顶见到小昭。

  结果路上见到了昆仑派和崆峒派与明教的数次大战,因殷离和何太冲等有仇隙就露面,只是暗自观察偷听,本来得知是六大派围攻光明顶就有心去找武当派面见自己爸爸妈妈。

  但是最后听说还有天鹰教前来护教,担心自己爹和师叔师伯们跟外公刀兵相见的张无忌就心急如焚的准备出去劝说正道大派,但是转念一想自己身份地位说什么也无用,又想先去见了爹爹再说。

  待偷听跟踪了半晌得知武当派已经从南部攻上了光明顶,于是张无忌就想快点上山,但是山上到处是正道大派弟子和明教教众在厮杀,他贸然露面只会招来双方的攻击。

  于是就准备从密道上山,结果在密道中正巧遇到也在偷偷往山上潜入的一身灰色僧袍打扮的成昆,此时张无忌功力虽然不亚于成昆,但武功招式只会一些武当拳法和剑法,临敌经验也严重不足,又要分心保护殷离。

  不到十招就被成昆两指幻阴指点伤,这一次他就没有乾坤一气袋的相辅,“九阳神功”也没能大成。

  幸好张无忌“三分九阳功”和“紫霞神功”都已练成,功力达到觉远大师的程度,瞬间就压下伤势携带殷离在密道中逃生。

  成昆幻阴指没能被张无忌“三分九阳功”反弹破功,但也受了点轻伤,追赶时就慢了几步,追赶一刻钟后慌不择路的张无忌和殷离竟然一下转进一道石门内,里面是一间密室,而石门却再也打不开,成昆在外面也进不来就在纠缠半晌后舍弃张无忌,悄悄上了光明顶。

  张无忌和殷离则看到了阳顶天和夫人的尸骨,然后发现了阳顶天的信件与记载“乾坤大挪移”心法的羊皮,殷离长久跟随金花婆婆,在被派了接应小昭时也知道一点“乾坤大挪移”的信息,当时就十分欣喜,道:“无忌哥!你快把这个‘乾坤大挪移’练会,再推开那个“无妄位”的石门,咱们就能逃生了!”

  张无忌却没有这么乐观,他苦笑道:“这等镇教神功哪是容易练成的?这里没吃没喝,咱们最多待几十个时辰就要……”

  殷离柔弱笑道:“试试总无妨。”

  张无忌也笑道:“闲来也是无事,我就试试吧。”说完伸手接过羊皮,上面已经有殷离涂上的鲜血,张无忌轻声念诵,只见羊皮上所书,都是运气导行、移宫使劲的法门,试一照行,竟是毫不费力的便做到了。见羊皮上写着:“此第一层心法,悟性高者七年可成,次者十四年可成。”心下大奇:“这有甚么难处?何以要练七年才成?”

  再接下去看第二层心法,依法施为,也是片刻真气贯通,只觉十根手指之中,似乎有丝丝冷气射出。但见其中注明:第二层心法悟性高者七年可成,次焉者十四年可成,如练至二十一年而无进展,则不可再练第三层,以防走火入魔,无可解救。

  张无忌又惊又喜,接着去看第三层练法。这时字迹已然隐晦,他正要取过殷离的短剑割自己的手指,殷离却抢先用指血涂抹羊皮。张无忌怜惜的摸了摸殷离的手,而后边读边练,第三层也势如破竹般便练成了。

  只是练到第四层心法时殷离见他半边脸孔胀得血红,半边脸颊却发铁青,心中微觉害怕,但见他神完气足,双眼精光炯炯,料知无碍,过了半个时辰张无忌就将第四层也练成了。

  而后他继续读罢第五层心法续练时,脸上忽青忽红,脸上青时身子微颤,如堕寒冰;脸上红时额头汗如雨下。

  殷离取出手帕,伸到他额上去替他抹汗,手帕刚碰到他额角,突然间手臂一震,身子一仰,险些儿摔倒,就知道自己的情哥哥已经到了关键时候,周身密布乾坤大挪移的劲力,于是就尽心等待。

  过了两个时辰后张无忌站了起来,伸衣袖擦去汗水,一时之间不明其理,却不知已然将这第五层心法练成了。

  原来这“乾坤大挪移”心法,实则是运劲用力的一项极巧妙法门,根本的道理,在于发挥每人本身所蓄有的潜力,每人体内潜力原极庞大,只是平时使不出来,每逢火灾等等紧急关头,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者往往能负千斤。张无忌练就“三分九阳功”后,易筋洗髓后本身所蓄的力道已是当世无人能及,又资质堪称世界第一,只是他未得高人指点,使不出来,这时一学到乾坤大挪移心法,体内潜力便如山洪突发,沛然莫之能御。

  这门心法所以难成,所以稍一不慎便致走火入魔,全由于运劲的法门复杂巧妙无比,而练功者却无雄浑的内力与之相副。正如要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去挥舞百斤重的大铁锤,锤法越是精微奥妙,越会将他自己打得头破血流,脑浆迸裂,但若舞锤是个大力士,那便得其所哉了。以往练这心法之人,只因内力有限,勉强修习,变成心有余力不足。

  昔日的明教各位教主都明白这其中关键所在,但既得身任教主,个个是坚毅不拔、不肯服输之人,又有谁肯知难而退?大凡武学高手,都服膺“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的话,于是孜孜兀兀,竭力修习,殊不知人力有时而穷,一心想要“人定胜天”,结果往往饮恨而终。张无忌所以能在一日之间练成,而许多聪明才智、武学修为远胜于他之人,竭数十年苦修而不能练成者,其间的分别,便在于一则内力有余,一则内力不足而已。

  张无忌练到第五层后,只觉全身精神力气无不指挥如意,欲发即发,欲收即收,一切全凭心意所之,周身百骸,当真说不出的舒服受用。这时他已忘了去推那石门,跟着便练第六层的心法,八个多时辰后,已练到第七层。

  那第七层心法的奥妙之处,又比第六层深了数倍,一时之间实是难以尽解。好在他精通医道脉理,遇到难明之处,以之和医理一加印证,往往便即豁然贯通。练到一大半之处,猛地里气血翻涌,心跳加快,他定了定神,再从头做起,仍是如此。自练第一层神功以来,从未遇上过这等情形。

  他跳过了这一句,再练下去时,又觉顺利,但数句一过,重遇阻难,自此而下,阻难叠出,直到篇末,共有一十九句未能照练,但张无忌也不贪心就,反倒就此作罢。

  张无忌沉思半晌,将那羊皮供在石上,恭恭敬敬的躬身下拜,磕了几个头,祝道:“弟子张无忌,无意中得窥明教神功心法,旨在脱困求生,并非存心窥窃贵教秘籍。弟子得脱险境之后,自当以此神功为贵教尽力,不敢有负列代教主栽培救命之恩。”

  原来当年创制乾坤大挪移心法的那位高人,内力虽强,却也未到相当于九阳神功的地步,只能练到第六层而止。他所写的第七层心法,自己已无法修练,只不过是凭着聪明智慧,纵其想象,力求变化而已。张无忌所练不通的那一十九句,正是那位高人单凭空想而想错了的,似是而非,已然误入歧途。要是张无忌存着求全之心,非练到尽善尽美不肯罢手,那么到最后关头便会走火入魔,不是疯癫痴呆,便致全身瘫痪,甚至自绝经脉而亡。

  所以说只说“乾坤大挪移”一功,张无忌就以超越前人,练至大成。

  此时二人已经在石室内困了一日一夜,张无忌搬过沙石,葬好了阳顶天夫妇的遗骸,而后和殷离一起下拜感谢。

  想着自己练成了这门绝艺神功便是再和成昆放对也不再惧他,这便起身走到石门之前。

  张无忌依照适才所练的乾坤大挪移心法,微一运劲,那石门便轧轧声响,微微晃动,再加上一层力,石门缓缓的开了。

  此时门外的成昆早已没影了,而后两人就顺着当年小昭交给无忌的路线往光明顶上走去,最后从密道中出来竟然没有发现一个明教弟子,此时已是临近清晨,二人刚走出几步就看到被铁链拷住手脚在叮当行走的小昭。

  三人见面自然是一番各诉衷肠,而后小昭就带着两人悄悄赶到大殿外,张无忌却听到了成昆正在侃侃而谈,他偷偷一看却见许多人都瘫倒在地,而坐在一侧胸前鲜血淋漓的则是成昆。

  小昭一介绍张无忌才知道里面有青翼蝠王韦一笑和五散人及五行旗中巨木旗、厚土旗、洪水旗三旗的掌旗使,只是他们人人都身受重伤,不过有的是之前被六大派打伤,而有的是被成昆的幻阴指点伤了。

  不过事情显然没有如原著一样明教内讧而成昆补刀,说不得身受重伤,三大幸存的掌旗使也都受伤不轻,剩余的四散人和韦一笑本来正在等候在前面指挥四门和三旗弟子抵挡六大派的杨逍,却被成昆偷袭先将四散人点到一个,而后和韦一笑大战,成昆武功本就比韦一笑略胜一筹,再加上韦一笑被鲜于通打的伤未痊愈,二人又都是阴寒内力,打了几十招又对了三掌,反倒是将韦一笑暗伤触动,提前犯病,冻倒在地,之后成昆又将剩下三个散人点倒。

  这时候杨逍才赶到和成昆大战一场,最后相互受伤退下,现在明教众人几乎人人重伤,只有杨逍伤势最轻,而韦一笑犯病,急需人血救命。

  成昆伤势自然也不轻,可他少林九阳功早已大成,疗伤反倒更快,等到张无忌三人赶来时正好成昆伤势恢复,说出要砸碎光明顶的计划,张无忌急忙出手将成昆击退,接着又将重伤之人一一救治,最后更是以“三分九阳功”治好了韦一笑爆发的暗伤,令他感激心服。

  这一次与原著接近的剧情发展又把张无忌变成了明教的大恩人。

  而后就听外面又弟子前来回报,六大派已经尽数攻上光明顶,现在已经包围了总坛,天地风雷四门伤亡惨重,四门及三旗残部正在和天鹰教一起在总坛外抵挡。

  杨逍及韦一笑现在伤势已经恢复,彭莹玉、冷谦、张中、周颠四位散人也好了九成,众人就安置好伤势最终的说不得和闻苍松等三位掌旗使,而后就要去前面迎战。

  临出门周颠又抓起说不得的布袋,笑道:“这里面可是个宝贝!”

  他们确实不知,里面早被鲜于通给换成了一名明教弟子,只是被点了穴道,只能期期艾艾发出动静,令五散人还以为里面是鲜于岐。

  张无忌见暗沉沉的布袋里似乎装了个大物件,有心询问但又怕冒昧,便只是带着二女跟着出去,想要见见自己那从未谋面的外公。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书海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华山武圣,华山武圣最新章节,华山武圣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