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华山派就快要过年了,转眼到了大年三十,鲜于通一身玄色棉袍与华山三老和陈师叔去华山派祠堂请祖师们过年,身后紧跟着姚明珠、胡青羊、鲜于岐、鲜于燕和邓清、李驮、王巡师兄弟三人,薛公远等弟子则在后面排队。

  华山派所有内门真传弟子四代同堂近百人排成长龙进入祖师祠,先由鲜于通上香烧纸,而后弟子们呈上三牲五谷和瓜果祭奠初代广宁子祖师至第五代掌门姚道昌。

  只是华山派为玄门正宗,所以不能以民间猪牛羊为用,这就会犯了道门忌讳,因此便是麞、鹿、麂这三个传说为仙人坐骑的灵物供奉。

  正月初一,一大早弟子们又来给鲜于通夫妇三人磕头拜年,忙活着到了初三鲜于通又穿着蓝色大袍带着众人前往祖祠恭送祖师们回归“仙界”,自此华山派的新年算是过完了。

  华山算是道儒双修的门派,因此道门规矩也不甚严谨,但是终究和山下百姓家不同,若是寻常人家不过了正月十五就不算过了新年,到了初四鲜于通就和华山二老开始挑选随队弟子,到了初十终于选拔了一百名外门弟子和六十余名亲传内门弟子,而后留下常师叔和陈师叔带着剩下的弟子们紧守门户。

  等到一切事情处理好,就已是元宵节了,鲜于通吃了一碗元宵就让姚明珠收拾东西,鲜于燕则闹着也要去,姚明珠和鲜于通哪里舍得?好说歹说才算听了话不再闹,结果到走的时候终于还是跟着了。

  胡青羊却又说想跟着去,鲜于通想想青羊的医术也是世间一流,跟着去也能派上用场,于是就在随行人员上加上了胡青羊,到临行前鲜于通又想起六大派围剿光明顶无论成败,赵敏却是要带人以“十香软筋散”坑害了六大派,于是就拉着鲜于岐去了少华山,胡青牛和鲜于岐在一起捣鼓了十天才拿给鲜于通三个小瓷瓶。

  胡青牛拍拍手上的药渣,说道:“这三瓶药的剂量够千人用了,你要干什么用?”

  胡青牛为了避祸五年半来一直没有再和外界接触,更不知道现在六大派要去围剿光明顶,鲜于通父子自然也不傻,胡青羊心都寄在鲜于通身上,当然也不会告诉兄长,因此胡青牛却不知道鲜于通要去干什么。

  鲜于通笑着打哈哈道:“现在山下义军和元蒙鞑子杀的人头滚滚,什么奸邪之人都蹦了出来,我要带岐儿去惩奸除恶长长见识。”

  胡青牛点点头,不置可否道:“遇到了我们明教弟子还请通弟你手下留情。”

  鲜于通闻言一愣,看着胡青牛清澈的眼睛轻咳一声道:“大哥放心吧。”

  华山派是在正月二十九这一天出发往西而去,鲜于通去昆仑山已经三趟,路途熟悉,华山一行人走的倒也舒心,只是路途太过遥远,没出一个月就有些轻易不下山的弟子暗自叫苦,可是见大家都精神抖擞,自己也不好泄气,就咬牙坚持,等到华山派出了玉门关就进了西域的地界,果然一片荒芜,到处荒滩野岭,连个青草都看不见。

  鲜于燕早就看够了西北景色,但是每天却仍是兴致冲冲的带头往前走,因为她想着早点见到那些传说中的魔头们,然后燕女侠就和他们好好较量较量!

  过了崆峒山鲜于通发现崆峒派已经出发了,待走到昆仑派却见到出云子带着弟子们下山来,两人见礼后才知道何太冲今天早上带着山上的精英弟子全数出动,留他和三个师弟在山上看家。

  闲聊几句鲜于通就带着弟子告辞往西走,他么六大派划分的是峨嵋派自光明顶正南向北进攻,武当派则是东南,崆峒和昆仑华山在西北正北和东北三个方向推进,只有少林在正东进攻。

  因此三天后进入了西昆仑鲜于通就安排弟子们排成四五人一组的小队,互为犄角的往光明顶东北赶去,这里地质奇特,一段是山一段是荒漠,所以每日只能有一百多里。

  此时华山派距离光明顶已经不足三百里,但是昆仑山高路远,真走过去却要三四日的时光,更何况明教现在已经得到了风声,说不好杨逍手下的天地风雷四门和五行旗等人已经在打埋伏了。

  越深入华山众人越小心谨慎,等到走了五十多里后就看到一条峡谷,过了这个名叫一线峡的地方就离光明顶不远了。

  鲜于通等人刚接近一线峡就听到有兵刃交击和人群打斗呼喝声,鲜于通早听出又殷梨亭、莫声谷的声音,便说道:“前面是武当派和魔教交手咱们速速过去支援。”

  一线峡不过十多米距离,片刻就走过去了,一出来就看到一片大沙地上武当有三十多人在和一伙七八十人混战,地上倒着七八具尸体,头上都系着青布和红布。

  再看和武当派厮杀的也是这两伙人,只是头包青布的手里拿着巨大的圆木,既能如斧钺大锤般挥舞,也可以铁链铁钩镶嵌几人合力扔出砸下。

  武当派不擅金刚伏魔的外功,由张翠山带着莫声谷和十多名弟子正在和他们游斗,领头的一个四十多岁的魁梧汉子抱着一株大树,仔细一看才知道上头不是树叶枝杈,而好似镶满了铁钉倒刺,这上百斤的大木被他挥舞起来好似轻若无物,张翠山手持判官笔和虎头烂银钩以“倚天屠龙功”和他较量,现在看着竟也打的不分胜败。

  另一伙人头包红布,手里拿着铜管喷射出黑色石油,而后扔出硫磺火弹点燃就是水也浇不灭的大火,乃是战阵上的无上利器,因武当派提前被鲜于通提醒了,所以他们有意躲避,火油反倒溅射不到人身上,但是武当众人也不敢进攻,双方反倒僵持下来。

  鲜于燕看着地上的死人和那火油点燃后的熊熊烈火却不畏惧,反倒指着明教之人问道:“爹爹,那抱木头和喷火油的都是魔教的什么人?”

  鲜于通看了几眼喷油枪,觉得这是十四世纪的伟大发明,便随口说道:“头包青布的是巨木旗弟子,与张五侠交手的那个是掌旗使,喷火油的是烈火旗。”

  察觉到华山派出现,两旗掌旗使便互相递个眼色,烈火旗掌旗使辛然摆手道:“掩护巨木旗的兄弟们撤退!”

  烈火旗弟子纷纷用手中铜管往前喷石油,巨木旗弟子则三五成队以手中巨木粘上石油,而后辛然扔出几枚硫磺火弹,瞬间点燃十几个巨木,巨木旗弟子以铁链挥舞燃烧的巨木把武当众人全都逼退,而后他们扔下火木阻路就快步散去。

  待明教两旗都消失不见,鲜于通才带着华山众人上前和武当七侠会面,这次远征武当原本人就少,殷梨亭求暂时回到武当参战,灭绝师太对纪晓芙的忠心十分满意,对殷梨亭的尊敬和处事有度也十分赞扬,所以对他回归武当的事情也不生气,只当做不知道。

  现在峨嵋派也已进入昆仑山附近,只要在等一两日就能到达西昆仑,而纪晓芙虽只是俗家二弟子,但是近些年武功早已超越了大师姐静玄和三师姐静虚,是峨嵋派四代弟子中的第一号人物,所以峨嵋派西行则由她带队,灭绝师太虽也在队伍里却一言不发,全凭纪晓芙发号施令,分明是抬举她,要她接任掌门的意思。

  纪晓芙历来就和同辈师姐师妹们关系融洽,又处事有度,众人尽皆服她,只有个丁敏君心中有意见,却也知道纪晓芙武功远胜自己而不敢表现。

  武当要往东南方向进攻,加上峨嵋还未到来,宋远桥就派殷梨亭和宋青书去接应峨嵋派,而华山武当就暂时先在一起歇息,吃个午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书海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华山武圣,华山武圣最新章节,华山武圣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